畸木

俄罗斯转盘

红色组

*
王耀最后还是找到了伊利亚・布拉金斯基,他似乎不怎么欢迎王耀。王耀的上司拖了几千斤萝卜青菜,踏上苏联国土的那一刻,只见到了元帅布尔加宁和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王耀把手插在大衣里,转头问小翻译:伊利亚・布拉金斯基呢?翻译用俄语问了一圈,对王耀苦笑着耸耸肩。


莫斯科的十二月非常冷,王耀搓着手走进小酒馆,被扑面而来的酒气几乎熏晕过去。凛冬的民族总爱喝点热乎东西,王耀一眼认出了伊利亚,这个斯拉夫男人根本没想避开王耀,只是坐在人群中间,披挂刀枪剑戟,就有莫斯科的冰雪为他加冕。


一颗子弹,俄罗斯转盘,他咧咧嘴,赌点你想要的东西,不来试试吗?


王耀在左轮手枪上摸了一遍,枪的颜色真的很美,银灰、冷冽,浓郁的火药枪油味儿。许多细小划痕把大块的高光分割开来,伊利亚倒映的紫色眼睛被拉得很细长,他毙掉沙俄时用的就是这把枪。伊利亚在他杯里倒了伏特加,东方人面皮薄,暖烘烘的酒精气息在王耀脸颊上烙两团红印。俄罗斯转盘不是个好游戏……怯场为输,中枪为输,玩命的游戏里总有一个要出局,拿命下注。伊利亚一口闷掉伏特加,拇指一拨,轮盘转了两圈半。


空弹,他遗憾地把枪推给王耀,六分之一的概率。


王耀瞟了他一眼,手掌有点潮。伊利亚对他微微的笑,流淌在斯拉夫男人骨子里的浪漫一般人吃不消。王耀掂掂手枪,货真价实,六分之一的概率。他学着伊利亚的样子拨转盘,听到它减速、静止。伊利亚在灯光下看他,金发倒影昏黄。王耀望见他眼里的自己举起手臂,拿枪抵在自己太阳穴上压了压。


这枪不开不行——满目疮痍、百废待兴,抗争、压迫、独立,中苏同盟条约不签不行,这枪不开不行。扩张是人的本性,一个国家在这片土地上的存活是苦难的,这意味着无穷的战争、无尽的吞并,世界因此成了一连串的骰子赌局。王耀活了五千年,赌了五千年,成王败寇、弱肉强食、国运兴衰,不赌一把没什么生路。他赌路德维希会投降,赌本田菊会在两颗原子弹下屈服。伊利亚的把戏有点小儿科,一把左轮口径太小,还敲不开王耀的头盖骨。


王耀把手指按到扳机上。得了,他想,赌就赌吧,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梭一梭,路虎变航母。要想富,下重注,不怕输的苦,就怕断了赌。小赌养家糊口,大赌发家致富。可别让自家上司听到这话儿,又得说他是封建思想。


他对着伊利亚黑色瞳孔,眼皮没有抖一下。伊利亚在他开枪的前一微秒捏住左轮手枪的撞针,他的嘴唇离王耀的鼻尖仅毫米之远,王耀看到他上唇的绒毛和亮晶晶的汗珠。


*Богатырь。伊利亚轻声说。


成了,王耀缓慢地、不易被察觉地吐出一口气,成了。




*Богатырь意为勇士

评论(4)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