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闪回(二)

淞沪会战已经打了两个月,非常惨烈,少年儿郎一批批到前线去送死。王耀清晨到战场上走一遭,军靴后跟踩到泥土里,滋的一下冒出血来。尸体还没清理完,有的半个脑壳没了,眼珠子从眶里滑脱出来。王耀身边年轻的勤务兵一下子就哭了,眼睛通红。王先生,他哽着喉咙说,这还要打多久啊。王耀知道战争才起了个头,三年五载还嫌太短,不过这话没法儿说出口。他在勤务兵的肩膀上拍了拍,深吸了一口气。快了,他说,一个月,再撑一个月,我就拿本田菊的头来祭天。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