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闪回(三)

王耀卷起袖子,拿刀在手臂上划下去。刀尖刺破皮肤的时候血涌出来,王耀没有抖,慢慢地把刀按得更深。抚顺平顶山惨案、丰润潘家峪惨案、朔县城惨案,王耀想,一次一刀。那南京大屠杀呢?三十万中国人哪,两刀够不够?太少了,王耀要把心口一磅肉和着血挖出来,他要一辈子都恨、一辈子都痛悔。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