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千古此月光

极东组

*
本田菊慢慢把箫从绒套里取出来,贴在唇边,触感有点凉。院子里的月光很好,兼有几片红叶的点缀,别有一种神奇。几千年前,大约在唐朝,这院子也是一样的景象,不过多些生气。彼时他喝热茶,王耀喝酒,喝完后吹一曲箫。王耀微醉的时候,说本田菊就是在院子后的竹林里被他捡到的。那时候本田菊好小啊,趴在地上,一只黑发黑眼的迷路幼兽。王耀的衣角拖在本田菊身边,是很张扬的杏红色,比红叶更红,之后他再也没穿过。竹林在夜风里簌簌地响,乌鸦衔着纸钱飞过。本田菊吹了几声,断断地续下去,箫声很柔、很动情,可他吹不出王耀的味道,日本连军歌都带着哀调。千古一律的月光坠下来落在本田菊身上,他听到身后传来脚步。本田菊没有回头,王耀站在他身后。本田菊想,如果他不停下,如果他永远永远吹下去,是不是、是不是王耀就不会走。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