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玉指

好茶组

*
亚瑟・柯克兰说到底是靠海盗发家,喜欢亮闪闪的东西,红宝石,蓝宝石,祖母绿。于是他向来不惮于掩饰对玉的轻蔑,比起钻石,玉就显得太内敛。他见到王耀之前都是这么认为的,然后他看到清国的魂灵儿端坐在那儿,像一尊甜润的象牙雕像,面相又带帝王寡情:身上一件明黄色的龙袍,拇指上带着白玉扳指,十指细如银针,在过分的华光下显出倦懒。偏王耀眼睛又恹恹地垂着,有一点剔透的媚态。远望去几乎不辨男女——这并不是贬义,因为美在人世间向来不分雌雄的,亚瑟如是想。


他在底下说了很多,贸易、商品、市场。王耀没有表示,只往龙椅上靠了靠,睫毛垂下来,复杂地分割光影。他沉思的样子很静,喜怒忧虑不形于色,整一块儿不显山不露水的玉籽料。亚瑟看着王耀,觉得他活生生的,冒着寒气,却美得出奇,以至于惊心动魄。王耀的手从龙椅上垂下来,十指探出袖管,精美、雪亮,和其上的白玉扳指一个颜色——就算,就算把大英帝国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出这样一件美丽的宝贝,引起人占有和收藏的欲望。


或许马可・波罗游记中提到的所有宝藏都在这里,一尊东方的玉佛,高高在上,矜贵又冷清。他顺着王耀的手一点点往上看,眯了下眼:确实是好玉。

评论(6)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