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瘾君子

好茶组

*
亚瑟一把扯住王耀水波般的乌发,将他从浴缸里拽出来,在盛怒之中亚瑟依然能清晰地闻到其中果实、花木和人类肌肤的香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王耀。亚瑟咬牙切齿地把他摁到城墙上,逼迫他往下看。圆明园成为死地,法兰西和不列颠的军旗在废墟上洋洋得意。王耀用湿润的眼睛注视亚瑟——他才刚从鸦片和蒸汽的迷梦里复苏,头脑还不很清醒,嘴唇微张,两尾肉质的红金鱼。他慢慢抬起胳膊环住亚瑟,圆明园的火光映在王耀眼里,浓缩成一滴摇摇欲坠的清廷烛影。亚瑟低头拥抱王耀,感到一座百年的皇城倾塌在他的怀里,万般轻蔑和柔情同时涌上心头。你是多么虚弱、多么美丽,亚瑟叹息着把自己埋入王耀的颈窝:没有我你会死的……我要把你的头发做成织物挂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上,你会永远是不列颠帝国的东境封疆。王耀迷惑地望向他,亚瑟・柯克兰变成金绿交织的模糊雪点,交叉的尖刀和锈迹。他轻轻地、呓语似的哼了一声,脸上显露出因过度悲伤而显得狂喜的表情:亚瑟・柯克兰,亚瑟,给我鸦片,求您了,给我鸦片。

*中国人的国民性准确来讲到甲午战争后才觉醒,如此耻辱。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