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夏娃十五岁

少女日常

*
明日香在涂指甲油。指甲油是最正统的红色,红蔷薇、红宝石、红丝绒,正好配合她的蓝眼睛。她张开五指欣赏未干的亮色,从指缝间望到碇真嗣苍白的背影,轻薄似纸。真嗣!她举起手大喊,顺道挺起胸脯——这个暗示太过直白,简直有悖身价,约等于提溜两只乳房在碇真嗣眼前晃。可碇真嗣只是眯了下眼,又转过头去,一等一的忧郁:黑发零碎地盖在眼睛上,下巴是一个尖利的锐角,几乎没有活气。不解风情,明日香咬着嘴唇想,真是蠢死了……加持先生就完全不一样。她把脚埋进沙子,熨帖的,趾甲上遗存同样绯红的艳骨。绫波丽坐在阳伞底下的阴影里,一管象牙白的肉体融化进太阳反光。她托着下巴,眼神游离到海岸边某个物体上……可能是云,可能是沙,可能是碇真嗣。明日香截住绫波丽的目光:你在看什么,第一适格者?绫波丽把发丝拢到耳后:没什么。


她到底在看什么?明日香用眼角余光瞟她,觉得眼睛发酸,覆盖指甲油的手指掐进樱桃,一下迸溅出许多红汁儿,细长的半透明果肉一缕缕往下掉。绫波丽浅蓝短发在海风里头飞扬,鲜红眼睛像指甲油一般晶澈发亮,跟着闪烁的还有她圆润的唇珠——多么不同寻常,明日香疑心她涂了唇彩。


可绫波丽为什么要涂唇彩?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