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与君相遇十四天

白赤

*
很久以前,其实也没有很久,最多120天前,红血球还是成红细胞,还和很多孩子住在红骨髓里。圆滑拱门,彩色玻璃,她从那儿出生,受到巨噬细胞和中性粒细胞的教育。她是热衷于吵吵闹闹的孩子中最迷糊的一个,一直迷路,又爱哭,两三滴眼泪时常倒吊上红睫毛。巨噬细胞搂住她,金发和蕾丝裙又甜又香,说:不哭不哭,下次就不会迷路了,别着急哦。


血管里不和平,会有可怕的细菌。老师们这么讲,要很认真的演习,不然红血球会溶血。什么是溶血?就是死。红血球膨胀破裂,血红蛋白逸出,所以要加油,要长大成为红血球好好活下去。变成帅气干练的红血球是每个成红细胞的梦想,分解葡萄糖,运输氧气和二氧化碳,川流在毛细血管的狭窄管道里。绿脓杆菌穿过曲折走廊,冲向她的那一刻正好是她成为成红细胞的第二十四小时零一分钟,谁想在活到有希望的当口离去呢?


白血球那时候也还是髓细胞,白发细软遮住右眼,目光还没被打磨凶狠,脸上仍有婴儿肥的余温,就敢四处挥舞短刀。成红细胞抓住他的手指,又湿又滑,颤个不停。杂菌!他大喊,给我离她远点!成红细胞抬头吸鼻子,结果发现这个小哥哥也在吸鼻子,很大声很害怕,但是一动也不动地挡在成红细胞面前。现在你安全了,他咬着牙,你别哭。成红细胞忍不住流眼泪,眼泪七零八落挂在头发上睫毛上。她说小哥哥,你千万别死啊。他张开双手把她护在身后撇嘴:我在成为伟大的白血球之前才不会死,你退后一点,不要受伤。


他当然会成为伟大的白血球,白血球中性粒细胞课U-1146号,匕首滴血,脸庞苍白像玻璃纤维、落了色的干瘪纸花。细胞和血球们开始议论纷纷:这就是白血球吗?身上沾满了血。真可怕。


红血球愣愣地盯着他脸上的血和漆黑左眼,站起来鞠躬:白血球先生,谢谢你。


不用谢,我只是履行我的职责而已。他有点害羞地压了压帽檐,不客气。


白血球1146是会给迷路的红血球带路的好白血球,发射肺炎链球菌后他为红血球接了杯茶,吹起水雾时慢慢眯起眼睛,鼻尖儿闪烁懒洋洋的温柔。红血球坐在他旁边并拢膝盖,摩擦脚尖,一片茶叶打卷儿浮到水面。喷嚏一号发射成功,天上落下火星。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她问白血球的背影。她觉得很好奇,这种好奇从脚底一直钻到头顶。白血球1146号是她见过的第一个白血球,却是最熟悉的白血球。


不能。他低下头,白血球有千千万万个,红血球的数目更多。不过我们在同一个世界工作,总会又一次相遇的。再见。


他们相见过多少次,红血球已经数不清,但这次是最后一次。白血球的生命最多十四天,白血球1146号不是一般的白血球,是会为红血球带路的白血球,但他也只有十四天的存活期限。红血球把手搭在他的额头上,他的白发散乱在她膝头,颜色清澈新鲜。但他要死了,白血球是可怜的短命鬼。红血球吸了吸鼻子,眼泪噼里啪啦砸到白血球的苍白嘴唇上。


别哭。他抬起手指摸摸她的眼睑,我完成了我的任务,我还遇见过你。


白血球先生,她抽抽搭搭,白血球先生。


叫我1146,他微笑,我是不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你?那时候你也在哭,眼泪把你的脸弄的一团糟。我死了以后还有无数的白血球,会有无数白血球代替我保护你,你安全了。


她的最后一滴眼泪砸在地上裂成两瓣。白血球1146的手指擦过那道水迹。听说白血球崩溃前吐出长长的、布满分子的水珠结构,她看到白血球1146的眼里一丁点碎光。她慢慢合拢他的眼皮,一滴水淌下来,她的手指皱缩了——这是一滴咸得发苦的水。


白血球1146离开的一百天后她回到了骨髓,看到圆滑拱门和彩色玻璃。巨噬细胞老师站在门口迎接她,把她引向安乐的墓地。她老态龙钟地走过曲折走廊,来到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评论(17)

热度(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