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独白

白赤

*
我面前是一个奇怪的红血球AE3803,肺炎链球菌来的时候不跑也不叫,安静地站在那儿好像在等待谁。我一把把她推开时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琥珀眼睛瞪大,圆面上清晰地映着我的倒影。


你想死吗?我抹掉脸上细菌的血,你的老师没告诉过你遇见细菌要躲开吗?


她只是仔细地盯着我,并不开口。这时候我才发现她不年轻了,至少活过了一百天。虽然她没有一根白发,她的皮肤依旧光滑,但是她早已步入暮年,每一天都可能在脾脏及肝脏的网状内皮系统中破坏分解,血色素变为胆红素、血球蛋白和铁。这个身体里的一切物质都高度循环,红血球AE3803是下一代红血球的预订肥料。


1146?她开口,谢谢你救了我。


11460。我指指我帽子上的铭牌,我是中性粒细胞课U-11460。救你是我的职责,不用道谢。红血球在身体里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希望你能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


我知道啊,她眨眨眼,白血球先生有空陪我一会儿吗?


没空,我说,我还有工作。话脱口而出我就感到后悔,我很想知道她口中的1146是谁。于是我补充一句:不过只要你说的快一点,我还是有时间听的。


她噗嗤笑出声,给自己接了一杯麦茶,又递给我一杯。这个动作她做的无比顺手,好像我不是身上沾血的杀手白细胞。谢谢,我小声说,学着她哧溜哧溜吹凉麦茶。


不用谢。她转头把红发撩到脑后,白血球1146先生。


我是11460。我纠正她。


你知道吗白血球1146先生,她没有理我,而是继续往下讲。我曾经遇到过一个奇怪的白血球,其实他和所有的白血球一样,冰雪骨骼黑炭眼球,无时无刻游走于管道,探测到细菌病毒感应器就会嗡鸣作响。红血球AE3803扯了扯暗红外套的袖子,帽子一点点往下塌。我想告诉她我叫11460,但我觉得现在不应该打断她,所以我选择缄默,直到她开口说话。


但他非常温柔,她歪着头回忆,他还是髓细胞时就是这样。跟我差不多高,站在我身前的影子就已经很可靠。连细菌都说他会成为非常伟大的白血球,他的归宿就是战死,身首分离地化脓。然后他大声回答:我喜欢这种死法。他装作镇定地拉着我的手,结果一看到老师哭得比我还响亮。他眼泪全浇在我手上,害得我差点吸水膨胀。我很喜欢他,分别我问他:我们还会相见吗?他一边抽噎一边笃定地说当然,因为他的使命就是保护所有血球。他为守护而生。


她喘了口气,麦茶喝干了。我帮她续杯,她目光亮晶晶地照射我,诚恳地说:白血球1146先生,你能杀了我吗?


不能。我摇头,默认了1146这个称呼。红血球AE3803,你很正常,杀了你不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老化的红细胞最好回归骨髓以免堵塞血管,巨噬细胞会安排其余事项。你问这个干什么?


好吧。她自顾自地说,我和他第二次见面,他就是独当一面的白血球了。那天是我成为红血球的第一天,他又一次挡在我面前。这次他的刀又利又快,撕裂细菌时毫无停顿。那时我没认出他,只是奇怪自己为什么看到他总是莫名其妙地脸红。我两次喜欢上同一个人:他喝麦茶和看到血小板时脸上会有红晕,喜欢平静日常的生活。他会悄悄跟在我身后,帮我扔回掉落的笔记本。他经常坐在我身边,听我讲红血球的工作。他的每一根头发,每一个动作都很温柔。他是唯一一个在消灭癌细胞前会询问遗言的人,他是温柔的杀手,他已经不在了。


他是1146吗?


是的。这次她终于回答了我的提问,他因为超级细菌死在战场上,非常光荣。所有血球为他默哀一天,麦茶都换成黑色的芝麻糊。这是八十六天前的事了。她望着我抿嘴笑:11460白血球先生,我从来没有把你认成他,他露出左眼你露出右眼,头发的位置反了,我怎么可能记错。


街道上突然发出轰鸣,我们跑出去,看到血管壁上的大洞,一个擦伤伤口。好多红血球被吸下去,我抓住红血球AE3803的手腕,她却把我甩开了。


你搞什么!我呵斥她,你会死的!


我知道啊,她拢紧外套灿烂微笑。我等了很久了。谢谢你,白血球11460先生,听我说了这么多废话。等会儿会有很多细菌来吧?别耽误了哦,你一定也想成为伟大的白血球。


为什么?我朝她大喊,你还没有完全履行你的职责,你的寿命还未尽,你为什么想死!


一个红血球的DNA编码与生俱来,它给红血球下达的指令不可修改不可变更:成长,生存,运输到死。而红血球AE3803却反抗天性拒绝执行,她职责完全履行前试图自死,没有病毒感染她。她只是不想活下去了,仅此而已。


我不知道。她的眼泪飞溅出来,我来到这个世界一百天,我已经忍受了没有他的八十六天。对不起,我好想履行职责,我好想在动脉和静脉里拥挤,和大家说说笑笑、引导新人。但是我很难过,我很想他。我的生命还有二十天,我再也受不了啦。


她站在破洞边缘,张开双臂,然后耐心地、慢慢地倒了下去。她在下落时伸出手,好像在拥抱谁。我听到她在风里呼唤:


1146,1146。

评论(16)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