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无声世纪(一)

白赤

*
人类某个隐藏世纪里曾经出现过一个惊天动地的生理学难题,因为太过不可思议,所以之后全部科学家都对此闭口不提:这个世纪的人类明明听觉系统、神经系统都无比完善,物体依旧振动介质依旧存在,可所有人都听不到声音。该世纪好像被挑出来做试验品,从某年某月某一天降生的某一个聋人婴儿起,任性的上帝就无视人类的进化规律,按下了长达一百年的静音。


但是对于本世纪的人来说,听不见并不是一件太恐怖的事,耳朵和嘴成为无关紧要的小装饰。当然歌星不会感到开心,无声世纪直接导致声音相关职业的销声匿迹。人们习惯于使用全息投影和电子屏幕,反正直接把字打上去就好,对方也一定看得见,交流好像跟声音也没什么关系。


白血球1146对此持相同意见,他是白血球街1146号房屋的户主,于是代号白血球1146。白血球街的居民普遍对白色有疯狂的追求和热爱,听觉丧失使人们无需在乎不经意间飘入耳中的流言蜚语,对其他感官刺激的过度追求成为了无声世纪最大的特点……或许还有弊病。白血球1146富有的母亲在怀胎三月时毅然决然地做了基因改良手术,确保她生出一个白发白眉白肤的英俊男孩,白血球1146就此来到人世。他的家在专制的母亲去世前除了白没有丁点儿杂色(不算他的黑眼睛,那真的连一粒杂色的灰尘都看不到!),而她去世后白血球1146换上了一套红色真皮沙发,他还是更喜欢温暖的颜色。


白血球1146作为精尖端人工智能研究公司的一名工程师,每天6:00起床梳头,确保刘海完全遮住右眼。他洗漱后一杯温热麦茶下肚,本日他的家庭营养控制芯片为他选择了粉红鲑鱼肉和金黄煎蛋卷,搭配浇了橄榄油的生菜牛油果沙拉。6:30他已经换好了全白的工程服,6:50他在街角买上一个全麦面包,最后在7:00分秒不差地来到公司。


“早上好,1146。”白血球4989用全息字幕向他打招呼,“今天研究项目是什么?神经交感实验还是算法演绎?”


“都不是,”他摇头用全息字幕回应,“8:30有一个初级工程师应聘者的能力测评,要求中级以上工程师全程跟踪监督,KT总监不会允许任何人迟到。”


跟踪监督能力测评是一件无趣的事,本应该由电脑替代,但是不行。工程师要在测评中综合各方面选出未来的初级工程师,未被选中的人会淘汰。高级工程师挑人很少走眼,顶级工程师从不走眼,白血球1146就从不走眼。


工程师在测评试场里来回走动,有时在自己感兴趣的人选面前驻足。白血球1146在一个红发女孩身边停下来——她似乎离完成还差很远。女孩扶了扶自己的大红毛线帽,紧张地抬头看他一眼,眼睛是纯粹的金色。白血球1146微微弯下腰检查她编写的代码,很巧妙,但是有些地方逻辑混乱,并且在他到来后有越写越混乱的趋势,她不是一个理性的工程型人才。白血球1146小小地叹了口气,转身的时候女孩幅度很大的颤抖了一下,她手边的红色波子汽水通通倒在白血球1146雪白的裤子上,红得十足耀眼。


女孩捂住嘴,白血球1146举起一只手试图阻止她的惊慌,告诉她测评时间紧迫。她金色的眼里冒出几大颗泪珠,鼻尖发红,猛地一鞠躬,嘴唇快速龛动——


她在干什么?


白血球1146皱起眉头,女孩嘴唇形状的变化似乎试图传递信息,他的世界一片安静,什么都没有接收到。女孩突然想起什么,脸红得像她的毛线帽,她的手指在手腕上的全息投影装置上滑动几下,脑袋边快速刷出一行全息字幕:“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请您原谅我!”


白血球1146摆摆手,示意她继续测评,他们之间的无声小事故已经引起了KT总监注意。女孩坐下来,松动肩膀,时不时拿眼角瞥白血球1146两眼。白血球1146抱着手臂思考刚才发生的事,在她之前他没看过别人通过嘴唇运动表达自我。他站在女孩身后直到测评结束,他伸了个懒腰,拦住正准备悄悄离开的女孩:“你是……?”


“我是红血球AE3803!年龄18岁!居住地址为红血球街AE路径分支的3803号!”女孩深鞠躬,红发散乱。“刚才的事真的很对不起!”


“没关系,”白血球对她微笑,点点自己的嘴唇。“刚才,你的唇部动作是?”


红血球AE3803的脸一下红得发紫,她拿发抖的手摸摸自己的喉咙,把眼睛垂了下去——她的睫毛也是红色的。白血球1146突然想起童年读过的一本书,那儿说几十年前人类拥有过听力,那时候人类用“说”来交流,“说”的时候带来唇形的变动。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好不容易记起“说”字如何拼写:“你在'说'吗?”


红血球AE3803缓慢地点点头。


“你为什么下意识地要'说'呢?我们明明'听'不见——”然后白血球1146愣住了,一个想法击中了他。“难道,”他一字一顿地敲出一句话,“难道你'听'得见吗?”


红血球AE3803视死如归地点点头。


白血球1146僵硬在原地,他的二十年常识根基毁于一旦。等他回过神来,他已经和红血球AE3803面对面坐在高档咖啡厅里,周围情侣餐桌上奶油和烤吐司的香气和他俩之间的氛围格格不入。


“我是白血球1146,”他把全息字幕推到红血球AE3803面前,“你想要来点什么吗?”红血球AE3803盯着自己的脚尖没有回应,于是他补充了一大串字:“这里的车厘子蛋糕味道很不错,我个人比较推荐新型蔓越莓饼干——里面没有糖,但是你可以尝到甜味。”


红血球AE3803抬起头,白血球1146笑笑,不久墙壁中的机械手就送来一杯冰激凌咖啡和一大块加满奶油的车厘子蛋糕。红血球AE3803在糖分的攻势下放松了很多,她首先用吸管小心吸走所有冰激凌,然后把那杯咖啡喝到见底。等她尝到车厘子蛋糕时,她轻轻地通过个人端私密联系他:“白血球先生?”


“我在。”白血球1146回复她,“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听'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很难描述……”红血球AE3803发来一个歉意的表情,“我可以听到'声音',我用吸管吸冰激凌的时候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小猫喵喵喵叫,书页哗啦啦翻动,手指划过手背的声音很细,我说话的时候我也发出声音。我听到很多很多声音,整个世界都是声音,我走在街上,除了人类,所有的生物都发出声音。”


白血球1146坐在那儿,凝视那些稀奇古怪的词汇,他的书里、字典里,从没有“呼噜呼噜”、“喵喵喵”、“哗啦啦”的概念。这些词单字重复,这代表什么吗?“声音”就是重复?他抬头寻找帮助,红血球AE3803托着下巴看他,表情很难过。


“对不起,”她放下叉子、双手合十磕磕巴巴地道歉,“我实在没办法解释的更清楚。”但她又忘了,白血球1146什么都听不见。

评论(16)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