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智齿

白赤

*
白血球1146是被闹钟吵醒的。


他花了三十秒注视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一分钟把自己拖曳回现实,两分钟摸索到关闭闹钟的按钮,三分钟趿拉着拖鞋走到盥洗室,然后在刷牙的时候舔到自己牙龈上原本不存在的硬硬一点。白血球1146张大嘴找了好久,找到嘴角发酸,最后看到他粉红软肉的角落里窝藏的乳白颗粒,有点像未染色的新芽——新旧人类的通病,这是一个智齿。


也许红血球星的气候让他体内循环失了调,白血球1146控制舌头无意识地摸索这颗智齿,不疼。他作为白血球星的居民,住在星球南极的极峰下,早就习惯了白血球星极寒的天气和糟糕的伙食。白血球星表面包裹一层冰壳,雪峰拔地而起。这是一颗十足的边缘星球,孤零零,又荒凉透顶,全部的土著生物就是零星耐寒菌。它围着一颗老态龙钟的恒星公转,历经无数极昼极夜,被地球母星遗忘,连宇宙光速路都没几条(更别提曲速通道和虫洞了)。几个千禧年前第一批地球移民来到这儿,只因为其他宜居星球拥挤的难以定居。这些探索者在巨大冰壳底下找到孔洞,于是把地下作为他们的基地。他们培养实验室作物,制作人造食物。某天神明把一粒极细小的冰晶移植入DNA,变异出许多白色后代,白血球1146是其中的标准件。


白血球1146的第一次红血球星之旅算不上美妙。一星期前他代表白血球星参加地质学研讨,用了四天时间乘坐光速列车直达红血球星,走出密闭舱的一瞬间差点升华。红血球星气候炎热,拥有红色岩层和剧烈的岩浆活动,从属的恒星过度活力四射。不过等白血球1146从白发里洗出一把红沙,才知道更令人难以忍受的是红血球星的大风。红血球星的居民嗜糖,日常食物甜得快扎穿白血球1146清淡的舌头。他在红血球星呆了两个礼拜,每天清理一遍灌进耳朵的沙子。回程路上白血球1146松了一口气,以为梦魇到此结束,没想到最后两小时,他的衣服毁于一位红血球姑娘的高含糖饮品。


白血球1146平稳地降落悬浮器,他竖起衣领挡住冷风。走进办公室前他接了一杯茶,所谓的茶也只是白血球星上可存活植株里唯一值得泡水的,很苦,但很香。他拿纸巾掸走桌子上的灰,注意到办公桌上的不速之客。


——那是一块石头,红血球星出产,经过岩浆的充分冷凝,呈现饱满的深红色,大地硬化的动脉血。白血球1146按了按太阳穴,这是他收到的第二份莫名其妙的礼物。第一份礼物来自五天前,一颗红色的球形糖果,缩小版的红血球星,甜得白血球1146头脑发胀,最后把它丢进垃圾箱。


白血球1146会拒绝一颗糖果,并不意味着他会拒绝一块岩石,尤其是这样一块漂亮的岩石。从成为地质学教授的刹那起,白血球1146已经准备好把他的人生奉献给地质锤剥离岩石的叮咚敲击。他凑近研究,又拿指腹细细地摩挲岩石粗糙的颗粒结晶……它真是美极了。可送他礼物的人身份不明、来路不清。他转动颈部扫视全办公室,看到打瞌睡的白血球2626嘴角亮晶晶的口水。


反正不会是同事就对了……不过他有教过什么女学生吗?白血球1146托着下巴,小心感受智齿。


一整天白血球1146都沉迷于他的红血球星石头,以至于他在回办公室路上撞到一个红发女孩,白血球4989猛拍他肩膀时吓得他喷出一口茶。“去吃晚饭吗?”白血球4989好笑地看着他擦干茶渍,“今日酒水限量供应哦。”


“好,”白血球1146悄悄把石头放到衣服内袋——被他的好友看到来路不明的礼物绝不是好事。“我不喝酒,谢谢。”


白血球星的酒水醇烈,这样一个冰冻星球的土豆和谷物酿不出低度酒。白血球1146低头晃动自己的酒杯,杯中物晶莹澄澈,无色清冽,他的“不喝酒”宣言在他的挚友面前从不作数。白血球4989在唾沫横飞地说话,他一点也没听,那块石头好像有魔力,在他的衣袋里微微发烫……白血球1146抿着酒,冰凉水体从口腔开始一路野火燎原,他嘶了一声,四束目光齐刷刷投向他。


“1146,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白血球4989问。“完全心不在焉嘛。”


“什、什么?”白血球1146试图用饮酒平复脸上的红晕,不幸红晕在酒精助力下愈加猖狂。他用力推开四个因好奇而凑过来的白脑袋,头上血管群狂欢弹跳:“我没有女朋友。”


“胡说,”白血球4989严肃地竖起一根手指,“你猜我在你的办公桌上发现了什么?”


白血球1146脸上的红晕蔓延到锁骨(他努力说服自己是因为酒吧里暖风开的太足),他悄悄地隔着衣服抚摸那块石头,感到石头以他心跳的频率快速震动。白血球4989从口袋里摸出一卷餐巾纸,郑重的托在掌心打开——这是什么?白血球1146有点摸不着头脑,一根玫瑰色的头发,细软轻柔,像地球进口的棉丝。白血球2001冲白血球4989皱眉:“这是什么?”


“头发啊,”白血球4989眨眼,“我在1146的笔记本上发现的。一根红色的头发,1146什么时候长出过红色的头发?”


白血球1146对上挚友们的眼神扫射,压下心跳,清清嗓子:“我没有女朋友,也没有见过红色头发的人。”虽然这句话不太准确,他回忆起了路上撞到的那个女孩,还有毁灭他衣服的红血球姑娘……纯正的红发,不过都跟他没什么联系。


回到家后白血球1146洗漱完倒头就睡,他对高浓度酒精颇不耐受,连衣袋里的石头也没把他硌醒。成功在闹钟前唤醒他的是那颗智齿,白血球1146睡眠里的舌尖刮到它,痛得几乎摔下床。隔夜的酒精催化了智齿的生长,它倒钩在肉里,撑肿了一片牙床。


我应该去拔个牙,白血球1146拨开眼前的白发,意识模糊地想。


今天白血球星的地表温度有所升高,风雪停止,白血球1146要去进行一次短途岩层采样。他把公文包扔到办公桌上时表情冰封了,连疼痛烟消云散。他闭上眼睛,接着睁开,那张明信片还老实地夹在他的教案里。他结实地挡住白血球2626好奇的视线,慢慢把明信片抽了出来——它背后空无一字,只有正面的图案:一片稠重的朱红,嶙峋斑斓金黄和薄紫,曼妙的晚霞,白血球星从未见识过的奇景。白血球1146摸过它的磨砂表面,回忆起那天红血球星的晚霞,热浪扭曲视平线,血红小球坠落海面,在同样血红的沙海里,蒸腾自由黄昏的挽歌。


这是红血球星的晚霞吗?白血球1146在考察过程中思考,红血球星的糖果、岩石和晚霞,他在脑内列出名单,却记不起其中有红血球星的留学生。智齿的疼痛促使他沉默地凿下一块沉积岩,波状纹理,颜色乌黑,典型的白血球星岩石。洞口的雪块淅淅沥沥地融水,这是白血球星为数不多的温暖时刻。白血球1146走出洞穴,风把衣服吹得贴在他身上,衣袋里鼓出一块,那是他的神秘石头。


这晚白血球1146在床上反复翻看明信片,甚至忘记了他的牙科预约。明信片做的很精致,撒了珠光粉,可是没有留下只言半语。他把明信片和红石头锁进抽屉,屋内的电话响了一声又诡异地安静。窗外能听到夹杂冰渣的狂风过境,温暖在白血球星不受欢迎。融化的溪流再度结冰,每晚降雪,此时的红血球星是怎么样的呢?白血球1146闭上眼,漂浮在星际中的物流中转站,炎热的夜晚和红沙,数年不见一粒雪子。白血球星的天色暗下去,红血球星的晚霞升起来,它们之间隔着光四天飞翔的距离——到底是谁寄给他这些东西?他在梦里看到一根红发,像水晶瓶里的红金……红色岩山上悬挂的红色晚霞,红色的星球围绕红色的小行星带。他的智齿疼得发热,白血球1146对那位神秘的礼物赠送者好奇的快要发疯。


所以当第二天,当白血球1146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空空荡荡时,他真的恍惚了。他甚至倒出了笔筒里所有的笔,都一无所获。那些来自红血球星的礼物,就这样神秘的出现,又神秘地消失了。白血球1146拿叉子戳着盘内的土豆泥,人造肉的滋味和以往相比难吃得非同寻常,就像橡胶和水泥。白血球2626挨着他坐下:“失恋了?”他问,“你的状态看起来比恋爱的时候还要心不在焉。”


白血球1146放下叉子,希望厘清这个不明不白的谣言。但是他看到了一缕红发,纯正的红发,他冲动地站起身,打翻了手边的茶水——这缕红发立马在拐角处消失不见了。


“对不起,”白血球2626替他向周围被茶水溅到的人道歉,“1146最近分手了……是啊,他的举止比较奇怪,茶饭不思,可以理解。”


然而之后的一个月里,来自红血球星的礼物都没有来。白血球1146放弃了等待,他去医院处理了智齿,任由明信片和石头在抽屉里落灰。这个姑娘的热情大概过去了,白血球1146这样认为,少年的恋爱总是冲动无知。于是他打算继续他的正常生活……但打算只是打算。


一个月后,白血球1146正在家里看电视,电视上说恒星带电粒子流将进入白血球星磁场,在南北两极附近地区的高空,引起极光。这时智能管家提醒他收到了一件物品,白血球1146关掉电视,在邮箱里发现一封信:红色信封,红色墨水,字迹清晰秀丽。


“白血球先生,”白血球1146念道,“听说明晚南极的极峰上,会有很美的极光。”同样的作风,没有落款,没有签名。


这很大的可能性是一次恶作剧,白血球1146捏着鼻梁骨。到时候山顶上会空无一人,只有凛冽寒风跟他作伴。他不应该上当的……可这真的是恶作剧吗?一个筹备许久的陷阱,赠送种种红血球星的东西,只为了把他骗到极峰顶?白血球1146掂着那块红石头,明信片的烫金闪闪发光。最后他决定好好睡一觉,明天他大概会忘掉这件事……或者当成一个玩笑。


但明天晚上的白血球1146拒绝了白血球4989的邀请,他穿戴好防风衣,把红石头、明信片和信纸塞入口袋——他有点后悔丢了那颗糖。攀登极峰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即使它并不高,不过作为白血球星最寒冷的地方,被称为极峰自有它的道理。白色的云雾在他脚下吞吐,白血球1146只能看见脚下白雪和冰凌间的黑色岩石。远山化为黑兽匍匐在他脚下,宽广的冰壳冻原隐匿入黑暗。前往极峰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一个不可思议的、由白血球1146做出的决定。


缺氧的滋味儿不大好受,山风妄图割裂白血球1146的皮肤。他拉低防风帽,朝着一点闪烁的灯光走去,这灯光也向他走来——他们遇到了彼此,白血球1146凝视那个女孩,她有着最纯正的红发和金眼睛。


“是你?”白血球1146觉得自己有点眩晕。女孩红了脸,红帽上的金属铭牌抹去了雪,擦得光亮:AE3803。白血球1146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想起光速列车上发生的那件事:红血球AE3803是他的邻座,在光速列车上睡得天昏地暗。回程的最后一天,她在睡梦中把头靠到了白血球1146的肩膀上。白血球1146好心地没有叫醒她,也没有移动。只因为她睡得太香,发红的脸庞和眼角渴睡的眼泪让他好笑。最后两小时红血球AE3803清醒了过来,在手忙脚乱地赔礼道歉里,把一大杯浓咖啡泼到了他的白西装上。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白血球1146放下背包,靠在岩石上。红血球AE3803裹成一个圆润的球,白血球星的温度显然充分打击到了她。


“我是白血球星的留学生,”她嗫嚅着,“我不是地质学的学生……我是化学系的。”她低着头,风卷起她的红发,白血球1146复测着她的双眼,望到红血球星晚霞璀璨夺目金色和矿石红色的结晶。红血球AE3803就像明信片上掉落的晚霞碎片,在白血球星的极峰之上辐射温暖。“我注视白血球先生好久了……其实也没有很久!就从光速列车上开始而已。糖果、矿石和明信片也是我送的……之前还在走廊和餐厅里遇见过你。”她希冀地瞟了他一眼,“我听说白血球星的极光很美,就自作主张给你写了一封信,”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我没想到白血球先生真的会来……谢谢你。”


她话音落下的一刻极光被点燃了,好像等待了他们一百年。粉红色和黄色的光带在夜空中舒展,星星黯淡。它们从远古的神话传说里诞生,白血球1146和红血球AE3803深入对方的瞳孔,看到黑洞视界和逃逸的极光。带电粒子流轰击大气层,白血球1146感到那块石头升温发烫,好像他的第二颗心脏,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白血球1146把防风帽压在红血球AE3803柔软的头发上,智齿被拔出的地方有点痒。“极光很美,”他牵动嘴角,“谢谢你。”

评论(19)

热度(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