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疤痕体质

白赤

*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红血球AE3803的后辈都有了自己的后辈,有一个小小的成红细胞拉住她的衣角这样问她:“AE3803前辈,”成红细胞踮起脚尖,“为什么您的身上有这么多伤疤呢?”


红血球AE3803把成红细胞抱到自己的膝头上,笑容有点羞怯。这很难解释,在身体里的某一天,红血球AE3803突然和白血球1146单线桥心灵相通,感他所感,痛他所痛。于是她拉下袖子遮住伤疤,戳戳成红细胞头顶的发旋。“这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她小声说。


红血球AE3803是个普通红血球,傻得有点可爱,表情快乐疏松。她喜欢上了白血球1146,是暗恋,典型的薛定谔甜蜜和薛定谔心酸。但白血球1146喜欢她吗?这是第一个未解之谜。红血球AE3803望着白血球1146离去,觉得白血球1146有金刚石的身子和寒冰的心,白血球和红血球之间的距离太远太远了,隔着基因选择性表达序列。


后来这个距离消失了,某天红血球AE3803站在饮料机边,白血球1146喝下一口茶水,嘴唇第一次被热气熏得发红。红血球AE3803捧着茶杯偷看他,突然感到一股温热的茶水熨帖她的喉管,扑通落入胃袋——可她什么都没有喝。她瞪大眼睛,捏着自己的脖子,舌苔上和齿缝间传到麦茶清新的味道。红血球AE3803把头转向白血球1146,他正有滋有味的喝下第二口麦茶。


就是这样,白血球1146关联在红血球AE3803的官能上。她时不时感受到血液贴在脸上,感受到冷水浇过身体冲走黏液,有时还有咀嚼细菌恶心的味道,酸苦——那大概是白血球1146在进食。某天红血球AE3803正抱着氧气到处迷路,左臂突然传来剧烈的疼痛,却没有血涌出来。她跪坐在地上,慢慢卷起袖子,疼痛的根源是一道褐色痕迹,颜色很深,粗糙如沙砾、起伏如山峦。红血球AE3803用手指碰碰泛白的边缘,眼泪一下子爆了出来,没有经历过皮肉翻卷的人无法描述,这不是属于红血球AE3803的疼痛,这还能是谁的呢?她捂着手臂站起来,真痛啊,眼泪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滴。“白血球先生,”她带着哭腔嘶喊,“你在哪里啊。”


一天后红血球AE3803遇到巡逻的白血球1146,她抢先一步叫住他。“白血球先生,”她递给他一杯麦茶,“你昨天受伤了吗?”


“没有,”白血球吹凉麦茶,1146眨眨眼,右手摸摸左手上臂,眼神有点飘忽。“……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他怎么会没有受伤?红血球AE3803低下头,按压同样位置的伤痕,伤痕还没有愈合,疼得钻心。白血球1146从不喊痛,沉默得太冷太温柔。红血球AE3803开口,声音有点哑:“白血球先生会痛吗?”


“生物都是会痛的,这是我们自我保护的机制……不过还好,”白血球1146起身丢掉空杯,“需要我送你吗?”


红血球AE3803看着他的背影把她笼罩起来,很深很重的黑色,今天阳光太好,影子就显得格外忧愁。红血球AE3803手上的麦茶一点没动,可她嘴里发苦,白血球1146的麦茶味儿全到她嘴里。她舔舔上颚,伤疤又疼痛起来,抗议白血球1146走路时幅度太大。她看着他雪白的发丝在阳光下消失,是冰雪融化了吗?冰雪太过温柔,这种温柔是会疼痛的,阳光不忍心融化它。白血球1146会痛吗?这是第二个未解之谜。红血球AE3803对着房间的镜子解开衣服,看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新的旧的,痛的不痛的。锁骨上的是消灭病毒时受的伤,腹部是癌细胞,大腿是寄生虫,脚踝是沙门氏菌。这些上都是白血球1146身上的复刻版,复刻版只有疼痛,正版还有鲜血。而红血球AE3803每次问起,白血球1146的问答从不改变:“没有,我没有受伤。”


白血球4989说不爱自己的人没法儿爱别人,那白血球1146爱红血球AE3803吗?他说不痛,可那么温柔,像谵妄世界里一把柔软滴水的金刚石、烈火中不化的永冻冰,他抱着红血球AE3803躲过攻击,红血球AE3803把手放在他的右肋骨上——昨天红血球AE3803的这儿多了一道伤。“白血球先生,”她在他怀里问,“你受伤了吗?”


“没有,”白血球1146低头帮她擦掉脸上的血,“我没有受伤。”


白血球1146说不痛,红血球AE3803的疼痛是双倍的,白血球1146对此毫不知情。他只是冲锋陷阵,留下一路细菌的尸体。当那次疼痛来袭时红血球正在享受温暖阳光,和后辈NT4201打趣,调侃了今早她从梯子下经过一次、鞋带断了两回。然后她的茶杯倒翻了,全部洒在她的衣领上。红血球AE3803滑下凳子。白血球先生现在还痛吗?她茫然地想,不,不痛,被洞穿心脏的生物没有痛觉,可红血球AE3803有。世界安静下来,什么都没有,她望见白血球1146的背影在阳光下消融。最终白血球先生变成一把金刚石和寒冰,几根零落瘦弱的白骨。花坛上的白花在阳光下开了,一点都不香;哑巴世界里被剜去喉舌的风吹过来,可怜地吹不起红血球AE3803一根红发。红血球AE3803蜷缩在地上,大颗大颗眼泪掉到地上,却连一个小凹坑也砸不出来。不爱自己的人没法儿爱别人,红血球AE3803什么都知道,但什么都不敢想。


红血球AE3803带正成红细胞的毛绒帽,亲亲她的脸,不让泪水沾湿她的衣襟。那些伤疤已经随着时间消退的浅淡,除了心口那一个至今依旧疼痛,褐色,边缘发白,粗糙如沙砾、起伏如山峦。

评论(13)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