畸木

星象仪

白赤
●源于《铁道银河之夜》

*
3803懊悔的要死,她就不该在半夜出来溜达。望远镜重的要死,摩羯宫降下夜分,铅灰色的山峦上驰来尖风一阵。黄昏是个懦夫,早就无影无踪。森林小道上的露水闪闪发光,把草丛点成透明的葱绿色。3803叹了口气,拖着背包向下走,结果发现这个山脚不是她熟悉的那个。在山野附近迷路不是件好事,猞猁和山猫习惯在半夜出没。今天的夜晚真黑,白茫茫的银河横跨天穹南北。3803呵口气,她面前唯一一条路笔直,不拐弯,一路上没有人家没有店铺,几根路灯瘆人极了。3803发着抖,道路的尽头是一间车站,孤零零地呆在平原上。


有人吗?3803前去叩售票窗口,请问这儿是哪里?


没人回答他,这里的夜晚静悄悄。3803一扔背包,眼泪挺不争气地掉出来。一颗,两颗,三颗,哗啦啦一串。她蹲在车站门外揉眼睛,手机早没了电,手表上还差一分钟到午夜十二点。她搓搓手,看着指针一顿一顿向十二一动。三,二,3803数着,一!她眼前突然变得无比明亮,好似千万只萤鱿发光。一个棕发男人打着哈欠走出售票室,绿帽上插着一枝嫩橄榄。他看到3803时鞠躬九十度:您好,3803小姐,我是树状,请跟我往这边来。


什么列车?3803迷迷糊糊,被树状推着拉着往前走。一列透明火车停在铁轨上,月长石和水银混合打造,修长纤细得古怪非常。等、等一等,她转头,我要去哪儿?


欢迎乘坐银河列车,树状露齿一笑,本次列车为双程往返车,将在十二点准时出发。列车上请勿饮食,以保证车厢清洁。最后,3803小姐,真心祝您旅途愉快。


他一把把3803塞进车厢,列车一声悲鸣,车轱辘运动着向前跑。3803拼命拍打移门,看着树状的迷人笑脸渐行渐远。列车的运动多么平稳啊——3803看见窗外的原野在缩小,紧接着是城市,随后钉成一个针眼儿,星月夜拧巴着穿过去。她茫然地跪坐在地,车厢里只有漠然的包裹黑色天鹅绒的座椅。这是哪儿?天边的光芒越来越盛,钻石星星一簇一簇镶嵌在其上。只见一条雪白的银河,从车外流过去。银河比淡蓝的氢气更明净,浮在空中就像牛奶里的液体脂肪球,朦胧而微小。3803战栗地趴在窗口,银河温柔地冲刷,像闪烁银星的龙胆花。她抽抽鼻子,以为自己做了大梦一场。蓝色织女星的脉搏跳动,处女座梳理茂密长发,曼妙的天鹅座飞过列车上方,相互舔舐的大犬座和小犬座高声吠叫。几架骷髅说说笑笑地从她身后经过,骨骼摩擦,它们看到3803,呀得一声尖叫起来:看哪,这儿有一个好新鲜的活人!


3803几乎要昏死,她闭上眼,又睁开,还是骷髅在行走。她怯怯地问:我要被带到哪里去?


这儿是天上呀,骷髅们面面相觑,我们要归家了,银河是我们的故乡。你不知道吗?他们异口同声:我们从银河里生,在银河里死。银河里的每一滴水,就是一个灵魂。你不知道吗?


这时列车停了下来,骷髅们不再理她,双手和十走了出去。3803跟在队伍最后头,看它们纷纷走出站台,跳进银河,变成一大捧炽烈而迷离的星云。3803独自一人站在原地,她还没活到该死的年纪,银河暂且没发现她。她环顾四周,空无一人。这是一粒白色星球,脚下是白色沙子,晶莹剔透。


你在干什么?身后一道声音传过来,3803急忙回过头,一个披着黑斗篷的男人踩过沙子向她走来。他在3803面前站定,揭开斗篷,露出一张雪白光滑如贝壳的脸。他的表情冷酷,眉睫也是镜面光泽,五官如同幻觉梦境和凋零蝴蝶骨。一整个儿轻薄的男性假象,剔除脆弱人情,不掺杂半点血色和生气,好像结冰的北极冻云捏出的凛冬神明。这儿不是活人该待的地方,他蹙起全白的眉头,你是千万年来第一个到这儿的活人,你是怎么来的?


3803摇摇头,告诉他来龙去脉。他眉头皱得更深,尔后又松开。你还算好运,他点点头,没跟着那帮人跳进去——不然你就别想回去了。他看3803嘴唇发紫,就解下斗篷披在她身上:你等一会儿,银河列车是双向往返的,别着急。”说罢他往回走,背影和白沙成为一体。3803赶忙追过去拉住他的袖子:我叫3803,请问、请问你是谁?你不像骷髅……为什么你也会出现在这里?


我叫1146,他轻拍3803的手,让她松开。是第1146号摆渡人,这一千年轮到我执勤。


3803放开1146的袖子,脸红成和头发一样漂亮的樱桃色。1146想了会儿,在银河岸边坐了下来。他转头呆愣的3803,指指身边的空位:银河列车停靠时间很长,他说,坐一会儿吧。


3803抱着膝盖,凝视面前泛起微波的银河水。银河上荡漾蓝色和紫色的涟漪,颜色冰冷得冒出寒气。这水太美太清,灵魂随波逐流。3803眩晕极了,忍不住把手伸向河面。她的指尖还差一厘够到那圈星辉,1146拽住了她。清醒一点,他提高声音。碰了银河水,你就永远、永远回不到你的世界了。


3803抱住肩膀,其实她并不觉得冷。她很困,可她还不能睡,睡着了就会错过银河列车返航,她还不想死。她的红帽子沉重得像要压断她的脊骨,1146撑住她肩膀,3803勉强抬起一点眼皮,对1146疲惫地笑笑:1146先生,可以给我讲讲摆渡人的故事吗?我很困……但我不想睡。


1146眨眨眼,高耸的颧骨上多了一点温度。这不是一个好玩工作,他垂着头,我的存在是为了看守这条银河……这是条脾气暴躁的河,每隔一千年涨一次潮,最近是它的汛期。银河泛滥的时候波涛汹涌,浪很大,也是银色的。每个人死后都会来这里,可不是所有银河列车上的死人都准备好回家,经常有些活不够的年轻人和夭折的孩子。他们会哭泣,会逃跑,会哀求。有时是银河水把他们卷回去,有时是我把他们推下去。1146扯平斗篷上的褶皱,不是幸福的事情,他轻声总结道,但总得有人去做。


3803感到自己的脑浆晃荡,她实在太困了,困到撑不住啦。她身子往前倒,1146捞住她的腰,让她枕在自己的大腿上。3803用最后的精力瞟一眼1146,目光落入他无机玻璃一般的黑眼睛。1146先生,她昏沉地说,你是个温柔的摆渡人喔。


她很不幸地沉入眠乡,眠乡里是3803自己,隔着银河水相对1146。1146抬起手,抽出一缕银河水,化作雨滴落向地球,一滴雨就是一条轮回的生命,落入母胎、化作人形。3803伸出手,握一滴雨在手。那滴雨在她掌心浮动,折射她虹膜的可爱金色。1146先生,她问,这滴雨会变成谁呢?


3803,他大喊,快放下!


滔天的银河水淋了3803满头,3803猛地清醒。1146先生,她呓语,这是什么?银河水涨满了河岸,从沙粒的丝毫缝隙间爬出来。银河到了涨潮的时候,阿刻戎、克塞特斯和邱里普勒格顿三条支流汇成一条,死人的灵魂暴怒了,试图踩住活人的脚后跟。银河列车尖啸一声,在星轨上滑动起来。3803,1146扯住她,3803!银河水淹没星轨,涌入车厢门。1146先生!3803抱着他的手臂,银河开始涨潮了吗?翻腾的水浪搅起漩涡,吸走许多暗物质。几个星眼儿闪光越来越大,它们被漩涡给吸下来了。1146圈住3803的腰,把她使劲儿拉离银河水。河岸上三角形的路标在银河里瓦解,碰到银河水的一切都要尘归尘土归土。


对不起,3803。1146歉意地看了她一眼,银河涨潮的速度比前一千年快了,我要把你送上银河列车。再见了。他提起3803的后领,抡起一个圆把她甩向车厢门。3803在空中瞪大双眼,裹在她身上的黑袍堪堪擦过银河的波涛。她的红帽子掉进银河,沉到最底。3803重重地摔进车厢,后背着地。她在地上打了个滚,扒住大开的车门往外看。1146站在银河对岸,澄澈的银河水没过他的脚踝。


1146先生!3803把飘散的红发拢到脑后,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1146微微翘起一点嘴角,所有灵魂都会回到银河。这一千年轮到我执勤,我会一直一直在这里等你。


3803在车站的软凳上腾得起身,她睡得头疼,肩胛骨还隐隐作痛。一件黑袍从身上脱落。一个棕发男人捧着保温杯从售票室里走出来,绿色列车长工作服,帽子上别一枝嫩橄榄。他冲3803温和地笑笑:你好,小姐,我看到你在车站打盹,就没有叫醒你。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3803的背包啪嗒一声掉到地上,她摸摸头顶,发现没了那顶红帽。她嘴唇发干喉头发紧,摩挲臂弯里的那件黑袍。什么东西从黑袍的褶皱里洒落,3803定睛一看,看到几粒晶莹白沙,一根温柔白发。

评论(9)

热度(157)